真耽美网
真耽美网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古代言情 >

夏缠秋,水存风+番外 作者:平沙万里尽是月(下)

时间:2021-02-13 21:32 标签: 宫廷侯爵 强强 宫斗 天作之合
第61章 孝晴雪痛失萱草 情玄都恨逝梧桐 三月桃花粉白,霞云遮天,但宫中桃花却无人攀折。犬戎之事大抵定下,大军撤回边境之外,又上了奏表称臣。威夷王受了重赏,也不必他入京谢恩,皇帝让他早些回楚地修养,虎符只需长子入京送还即可。 一个多月来玄亲王扎
第61章 孝晴雪痛失萱草 情玄都恨逝梧桐
  三月桃花粉白,霞云遮天,但宫中桃花却无人攀折。犬戎之事大抵定下,大军撤回边境之外,又上了奏表称臣。威夷王受了重赏,也不必他入京谢恩,皇帝让他早些回楚地修养,虎符只需长子入京送还即可。
  一个多月来玄亲王扎在公务里就未歇过一天,就是皇帝赐了休沐也要赶着去城外问庄户农事耕种,勤谨克己,亲躬持重,人都消瘦了不少。
  一日,春雨忽至,礼吉书房前精心侍弄的萱草一夜间全烂在了地里,礼吉听了下人回报,连蓑衣也不披,光着脚冲出寝室,任由雨浇在他的身上,他跪在泥前,颤抖着伸出手去触碰烂死在泥地里的萱草,今年它们还没来得及开花,还没见到夏天的风,秋天的霜,冬天的雪,就死在一场极寻常的春雨里。礼吉的中衣被淋- shi -,他趴在泥地上,护住那些死去的草,这场泪不知要还给谁了。
  威夷王妃病逝府中,本就是病弱不堪的身子,丈夫大儿子都不在身边,府中侧妃掌权,谁都猜得到这样的正妃日子不好过,但谁也没想到她就在一个夜里安静的走了,安静的就好像从未来过这个世间一般。
  熠王府三道请求丁忧的折子送进宫都被驳了,按照祖制易家进京的子弟遇父母丧大抵会被夺情,毕竟这些子弟说好听些是世子是王爷是肱骨之臣,说不好听点他们也是半个质子,没有回封地守孝的道理。
  礼吉告假在府中不出,谁也不见,他让人锁上门窗,不许一点光透进来,送进去的饭菜也几乎未动,前两日还能听见屋子里有跳巫舞,念诗悲歌的声音,后几日房中就没了动静。姜慎等人只得再去劝,但是无用,房中之人根本不答话,众人只能撞开房门,扒着人往里面灌米汤药茶。
  礼吉的胡子从鬓角围着下巴长了一圈,人憔悴到无神,屋中皮弁等物被剑斩了几个口子。流复忙里抽空来了一回,两个人对坐着一个字都没有说,谁也说不出安慰对方的话。
  礼吉拔了剑舞了一段,流复也跟着拔剑起舞,两人相隔而相舞。礼吉红着眼挥剑斩断了一缕青丝,发丝无声落下,礼吉跪在地上发出了一声嘶吼,然后捧着头发放声痛哭。
  流复情绪也被激到了极致,红着眼,捂住胸口,看到平日从容端雅的礼吉现在哭得声泪俱下,拍地嘶吼,他受不了这汹涌而来的情绪恶浪,他把剑缓缓地抬到脖颈间,正好被冲进了的下人们看见,众人慌乱着把两人各自拖开。
  流复被夺走了剑,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悲苦,伏案痛哭起来。礼吉和流复一个被摁在床上,一个摁在榻上,两人没有一丝交流,但痛哭之声却合在一处。
  此事惊动了宫里的彼薪,礼吉丧母在府中闹出什么他都能理解,但流复无故竟有自弃之意,慌得彼薪让人赶紧把流复送进宫中医治。
  流复被人按在彻秋阁的床上,他呆呆的任由旁人摆布。彼薪在殿内急得直跳脚,让御医赶紧查查到底是怎么回事,又把相关的侍从都叫到宫里亲自问话,可众人也不知情,答不出所以然。
  只有杜聘说起流复自打回京后心情一直烦闷,食欲不佳,太医只道是他在沂州辛苦,对自己过于苛责,有郁怔和恶食的倾向,就给他配了药吃。虽然每天用药但效果时好时坏,流复自己不当回事。最近一个月郁怔越发严重,除了没日没夜的忙公务,一个字也不愿多说,从前只是吃不进肉,现在连饭也吃不进去了,每日硬塞进那么一点点的吃食下去有时还会吐出来,谁劝也不听,还不许往宫里说。
  彼薪心痛如刀绞,他只知流复在沂州受了委屈,自此就不爱吃肉,他也哄着骗着让他吃进去几回荤腥,本来渐渐的都快好了,结果上次赐贵女一事两人闹僵,两人除了公事就不再见面,流复日常的饮食就无人再去关心。
  彼薪觉得这样的事拉不下脸去道歉,磨了七八日才下定决心去哄流复,可那时流复压根一点情绪上的波澜也没有,只是按礼数说官面话。彼薪也被气得不轻,自己拉下脸去找流复结果却是碰了一身的钉子,他干脆也不理他,随流复去闹脾气。
  彼薪问太医到底怎么样,为首的太医道:“王爷气滞痰淤,伤神损心,又因惊吓恶食厌啖,是郁怔难消,又添新愁。微臣猜测王爷本就是忧思多虑之人,许多事压在心中不说,自己与自己过不去,再赶上恶食,身体实在是吃不消的。今日因熠王悲痛之情引得王爷生了自弃之意,好在只是一时气- xing -,并非他之本意,陛下需多多注意。”
  彼薪眉头紧锁道:“到底为何会忧思成疾?”
  “要究其本源就是人的本- xing -如此,一生难改,需身边之人多多开解,让他把忧虑之事说出来,再让他放松心神就会好些。”
  彼薪心下说流复一向忧国忧民,国事永远没有了尽的时候,这份愁只能帮着他放下。
  那太医又说:“只是王爷与旁人郁怔不同,兼有躁狂之象,需疏肝涤痰,调理气血,最要紧的是一定要自我开解,不然心生厌世,便大大不妥了。”
  彼薪十分担心的问道:“这就是说无法医治只能压制?”
(真耽美网:www.zhendanmei.com,你我共同的家!记得收藏并分享真耽美网哦!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